标王 热搜: 手工活  来料加工  外包加工  外发加工  加工  外包    电子  服装加工  手工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新闻资讯 » 正文

中印软件与软件外包加工全解析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2-03-05  浏览次数:389
核心提示:中印软件与软件外包加工全解析主持人:大家好,欢迎大家继续收看CSDN的视频节目,今天这一期我们非常有幸请到了在国内做软件外包


中印软件与软件外包加工全解析
主持人:大家好,欢迎大家继续收看CSDN的视频节目,今天这一期我们非常有幸请到了在国内做软件外包加工科技非常有名的博彦科技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曲玲年先生,曲玲年先生其实我们两年前就采访过您,当时您好象还在软件中心,现在您到这个博彦科技有多长时间了?

曲玲年:恩,对,今年刚刚去。

主持人:您应该算是软件外包加工的专家了,您以前好象是在NEC?

曲玲年:对,我做外包加工的时候是1988年,当时是IBM搞一些软件,这样的话就是从88年开始做的。

主持人:到现在算是有20多年了,那从一开始没有外包加工开始到现在大家认为这个外包加工是非常有档的东西,您是怎么理解这个的?

曲玲年:这个我还没有太多的理解,因为刚刚开始的时候,就是把简单的工作和负责的工作混在一块,然后美国和日本都在做这个,我们国家也就在做了。再后来就是2000年以后了,随着软件的外包加工就是像总工程师,项目的管理服务包括设计管理,这个向外延伸,那么向外延伸,就是给予网络还有通信的白领工作的,那么现在简单说除了对自己有风险的业务流程之外,到今天以后就是不在交流了,日本的软件及其服务的IT业务等等达到90%以上,美国也是这样,美国大约有20%的需求。

主持人:那20%就造就了这么大的一个业务?

曲玲年:对,现在印度也是这么觉得的,现在印度也非常重视这个,后来真正的软件还有这个基因软件系统什么的,就是中国印度软件的产业比较重视,但是印度人不知道自己的软件产业怎么样,就是说透过网络可以再去看,有人说比如美国一个是业务量的增加,再有一个是业务的加速也变大了,还有就是这个需求量可能是20%也可能是30%,这个是制造业向海外延伸,使得这个制造业成为一个新的产品。

主持人:的确是这样,就是我以前看过一个就是计算机会计这个工作。

曲玲年:对,的确有这样,就是人员管理,物流管理,除了市场管理,关键的技术开发技术管理,都是这样的。

主持人:那像这种很多很大的公司像TCS,他们是不是都是这样?

曲玲年:他们这个软件的录入包括软件的长期书写测试包括刚才我们说的服务的转移,还有资源还有银行的这个业务,还有财务的,包括医院的订立档案的时候都需要这个,美国现在销售网络的支持业务也基本支持这个,那么印度公司那,现在就是在整个的服务业里面向上发展比如TCS,在应用的方面开始做工,那么下端呢就是又可以跟我们来竞争。

主持人:就是像他们这种IT的业务他们会不会把这种业务分成集中软件?

曲玲年:应该说哪一部分都可以侧重成软件,以前最早如果是在90年的时候,80%到90%都是编写程序,那么到今天呢就是还有编写程序,就是运行期间的程序,但是最主要的就是产品生产线,其他呢就是即便是在做软件的工作,他也把它理解成是一种服务,因为服务业的定义比较宽,软件的定义比较窄,把中线电以来的这些定位软件服务。

主持人:那我们想问一下就是中国的软件或者先说就是外包加工的这个事情,那中国和印度去比较的话您觉得这个是怎么样的?

曲玲年:这个我觉得印度走过的路是比较艰难的,他们走了25年才走到今天这样,就是其中有很多是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就是还有人力资源这个问题,包括印度这个学校以及社会这种机构再加上公司内部的机构,他们分为三步,就是学校,公司内部,和培训,他们把这个做为很好的一个窍门,这个应该值得我们学习,还有一个就是TCS比较大的,那么大的团队的作业管理,就是过程管理,再有就是印度是从它的顶端做起,然后向两边延伸,比如它在银行方面它有自己的方案,比如这个方案有通讯的,有物流的,这些人是给公司做咨询做发展的,他们说最重要的竞争力就是产品的把握。

主持人:所以靠这些去跟IBM去对抗?

曲玲年:对。那可能我们这条路走的就是国内市场比较好,硬度在国际市场上,这个有一点差别。

主持人:最近我看了一个消息就是在印度的办事处,印度上中国来办事,是跟中国来做业务还是想通过中国这个踏板去跟日本做业务?您是怎么看待这个事情的?

曲玲年:期间我和印度最大子公司都有很深的交流,他们讨论的整体战略与其说你跟他们在沟通掉交流的话,不如说是给他们一些意见,印度全球外包加工业务的作业能力加强了,因为大家应该知道印度还是以每年40%的速度递增,但是因为印度的教育跟不上,所以印度的每年毕业大学生才280万,你再扣掉学习跟IT不相关行业的,剩下的就是跟这个需求了,现在全球来看,美国人搞IT的占到70%,印度这个总工程师的每年提高工资薪金15%到20%,印度人的需求量也大了,那这样的话就是中国是他最好的一个合作伙伴,而且从客户的角度去看客户也需要这样做,比如遇到自然灾害必然会对客户本身产生关系,印度到中国来发展,就是从这个角度看中国既分散了印度的压力,同时也解决了一些问题,因为我知道TCS要求他把一些业务交到印度那里,所以我想前三年他能够免费提供给他业务量,那么以后的工作就是希望进入日本扩大市场,大家可能知道做服务这个产业印度人几乎做不了,然后发到中国的这块业务,就是印度到中国从中期的业务,会有一些和追求企业一起竞争的市场,但是现在基本还没有人到这个立场,远期的话就是从这次判断未来十年以后全球的IT以后的市场空间的分隔,中国排第三,不超过日本,最大的可能是需求方是美国,其次是欧洲,中国在全球排在第三大的需求服务市场,如果印度在全球这个市场做十年的话,可能就会超过中国这么大的需求,这个他们会是一个阶段一个阶段明显的分割出来,我刚才说的意思就是前期可能是以投资为主,中期可能是国际市场通过市场来找一些业务,后期就是主要放在中国市场,我感觉十年之内中国这个产业也会改变,就是十年之后中国最大的可能也会具备这个。

主持人:当时我们采访过王斌,当时他也是说几千人参加,也希望增长的速度发展的特别快,他希望很快中国也会诞生一个万人企业,您觉得这个万人企业什么时候会诞生?

曲玲年:现在大家可能还在照着80到100的速度发展,按照印度发展大家三年以前才到50%,所以按50%来计算,就是1000人起就是有500人。

主持人:您觉得哪些地方对于中印软件比较适合?

曲玲年:这个怎么说呢?就是印度和我们很多基本点都是一样的,最关键一点就是他关注的只能是关注市场,起码印度在短期之内不能形成一个趋势,但是最近两年可以有进步,就是印度基本上在向前,全球的基本上需求量是做不了的,中国现在需求还是可以的,我们现在是在跟美国人学习,因为我们国内很多大的用户,差不多都是相信美国人,很多人都选择交给IBM,因为我们的服务上没有特别优秀的指导领导,我们国内现在优秀的外包加工企业不是在跟其他人学而是跟美国人学习,学习什么呢?学习客户给我们的规范给我们的要求,那么实际上也是向美国优秀的客户推销我们自己的供应商,当我们的供应商对优秀的客户表示的时候,客户会记住我们的供应商,这样以后我们以后会有很多的路要走,但是会很长,美国的供应商美国的客户。

主持人:博彦我觉得是外包加工软件市场当中做的相当出色的一个公司,就是他这个成长过程中您觉得有什么经验是好的?给我们介绍一下?

曲玲年:就是博彦这个公司成功的经验在于最关键的就是跟用户沟通能力的一批员工,我们提供的并不是价格最低,而是快速的希望博彦增加自己的市场,所以博彦现在的最大经验在于博彦能够快速的形成满足客户的需要,所以要说博彦的最大的竞争都是就是在众多的竞争对手中选择博彦这个肯定是有道理的,有科学要求的,那么这个从空间来看,就是团队合作好才可以使博彦更好的发展。

主持人:对,博彦是变化很大,也发展的很快,第一次开会的时候是一个会场,第二次已经到一个很大的电影院去了。

曲玲年:对。博彦的员工年龄也都是岁数不大的,因为他每界都有毕业生来这里,所以年龄平均下来差不多都是26岁。

主持人:就是博彦现在发生位于公司您认为博彦科技这样的外包加工公司就是说它的推动力最大的推动力是在于整个市场的前进还是什么?

曲玲年:这个应该在于市场的需求,就是说你这个市场外包加工增长的是30%,那么这个行业基本上要增加公车,就是因为你有知名度了客户才会把这个业务交给你,现在博彦的客户已经是接近30家了,原因就在这,就是不能被客户逼着你往前走,我们现在最大的困难就是招聘,我们现在招聘的最大压力其实不是找不到人啊,就是找不到合适的人。

主持人:那其实像我们CSDN啊,也是技术人员也是一个媒体,就是我们也有沟通也有交流,那您觉得对于这些人来说就是他们整理出来的特色跟其他普通的看来是不是有所不同?

曲玲年:是,这个软件的差别是不一样的,那么跟我们一些国内的做软件的差别是很大的,但他们那些作业就是生产,他们就是要求标准化一致性,要求按照共同管理的这些规则去做,原来好象有很多高手突出个人能力的事情,在这上面就没有,如果个人能力特别强,不愿意在这里工作的人可能就自己去创造了。

主持人:但是对于人来说它的技术成长是不是也是有关系的?

曲玲年:那是肯定的,就是印度人好象学历的问题,没有中国人强,还有中国人就是学习计算机软件这部分比较多,然后就是实践能力不够强,还有很多人在学习的时候特别强调一个软件的高层的问题,那么真到作业的时候就是强调一个微软的问题,因为我们尽量把差别减小,印度人能够接受很长的时间做一件事情,中国人就想很快做好,中国就是抱着做软件高端的思想去做,是一个很不理想的状态。

主持人:那您可以在讲一下关于人员成长的问题,就是我以前参加其他软件会议的时候发现有人做这个东西非常长的时间,那么对于这个外包加工企业员工的成长方向是怎样的?

曲玲年:我们现在因为过于老式化,如果超支三年的话,就是做一些科研的工作,或者是人力资源的这些的接替,实际上按照我们在IBM的时候说就是有两个方法去做,第一个方法就是统一级别上更换职位,每个职位的工作内容是不一样的,你可以接触很多新的事物,更有挑战性,那么横向有两个提升之后就是纵向了,就是纵向你可能会移动两个,这样我们争取给员工设计到10到15年的工作范围,当然了在提升你的工作岗位的同时,也会提升你的工资待遇,形成100个高级管理者,这些人从哪里来呢?就是应该从众人当中挑选出来。

主持人:也就是说在外包加工成长的速度可能会更快?

曲玲年:对,现在TCS的中国,还有TCS的日本,跟他最早做程序的就是程序员,25岁以后他们都从程序员成长到其他的岗位,我觉得在这里面也会学到很多东西吧。

主持人:最近感觉有一些情况,就是最近有一片新闻提到过比如去年或者前年,就是提出这个公司合并的时候都不愿意被合并,但是即便现在自己有上百家企业也愿意并够,这个是事实吗?

曲玲年:是,一旦已经有一些企业有人分不到钱了,他就不会选择合并了,印度最大的企业人才的这个每年的流失率他是5%—8%,我们中间企业就是2万人以上,最小的企业是100人、200人,这个你会看到人才是由小企业到大企业,大企业到大大企业,这样的,慢慢积累起来的,这个可能是一个产业的问题,因为我在从01年到04年就是在日本市场,日本市场就是能够在接大项目的同时,还可以在接别的。作为客户来讲我一定把这个业务给最能做这个业务的企业,我们比如说政交所,政交所的项目不要说了,如果这个项目停顿10分钟,那后果不堪想象。

主持人:这个也提到了,现在您又做博彦,就是对欧美这一块有研究,那您觉得对欧美之间的这种差异是怎样的一种情况?

曲玲年:我觉得这是两个的市场,日本的文化决定以它的特色为文化,当然就是IBM日本也被日本人理解为外包加工,都是日本的外包加工企业拿出一部分量来给别人,最终你有可能参与到其中,但是日本人永远不会把金币借给你,美国市场是一个真正的市场,现在很多印度公司都生产的很好,我们的公司还不能进入美国市场的能力,但是一旦具备这个进入这个使臣的能力,就会发展的很好。

主持人:那您觉得最近提高了去参加欧美的会,那您觉得参加欧美的这个会展现的是什么样的?就是对中国的理解?

曲玲年:我就是03年去参加这个会议,就是我也参与策划,因为我最早去的时候是03年04年去的时候,中国企业在这些会议没有声音,比如说出去就是俄罗斯,保加利亚,就是还有一些东南亚的国家,欧洲除了英国的服务外方其他的语言的服务外包加工,没有其他的提箱,就是东欧外包加工很多的这个,就是说你现在到欧洲了,这个对我们来讲也是一个障碍,就是印度整个拿到外包加工的这个过程中,然后英国是14.几,然后这两边加起来就是82.几,还剩17.几的量,其他的都没有超过2的,也就是说欧洲其他国家包括日本才占到2,所以会看到印度也在其中,有一次在澳大利亚讨论时候,印度会说英语的人比中国多的多,可你们中国学英语的人比印度多的多,还有很多印度的自学者,那么中国从小学就开始学习英语,比如给印度人看的话,就是大学毕业4、6级以上,所以这样的话,就是去年的下半年,在这个会议上我们就把中国一个概念,就是把36平方米的地方这次我们组合了10家公司,而且在国家发改委弄了一个概念就是在会议上据说我们北京有三家公司,因为在会议上可以代表很多公司,这个应该仅仅是我们的第一次,我们可以说今年是用北京市去做这个事情,那么长远来看就是通过政府来做这个,而这个已经开始有了,包括印度公司到中国发展,也会把美国带到中国来,包括博彦已经超过一些人了,并且已经为海外建立了一些市场,就是说这些五年以内可能会开始,但是我们会在整个市场上去。

主持人:那大家有什么问题吗?可以提一下?

问:如果具体来说针对各个国家实践的话,一般是怎样出来的?

曲玲年:多数是对美的,少数是对日的。工作任务现在几乎都有测试,最近开发了两个都